专访著名设计工作室Ueno 创始人 Haraldur Thorleifsson

Neno 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著名,也是成长最快的设计工作室。Neno 的创始人 Haraldur Thorleifsson 在同 99u 进行分享的时候,提到了许多特别有意思的点,包括他们为什么会基于员工的协作方式来给他们进行升职,为什么会在社会和文化问题上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及他们是如何开展内容创作的业务的。

Ueno 的创始人是来自冰岛的Haraldur Thorleifsson,对于离家搬到旧金山这件事,Haraldur Thorleifsson 的解释非常坦诚:「没有第二种选择啊,如果我们不来这里,将会失去我们的业务。」

在Ueno 成立后的第四个年头,它已经拥有了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和冰岛四个代理办事处,他们的顾客包括 Google、Uber、Slack 这样的著名企业,公司80%的业务来自湾区。

在下面的专访当中,Q = Adobe 99u ,HT = Haraldur Thorleifsson

Q:自从搬到旧金山以来,你们的成长速度如何?快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HT:我们在文化和品牌方面的投入更多,这使得更多的人愿意留在这里,我们能够雇佣更多合适的人才,创造更加优秀的作品,带来良性循环。那些能够创造优秀产品的企业更愿意和同样优秀的设计团队合作!大企业和大客户有着他们独有的优势和缺陷,如果一个设计团队能够和这样的客户进行合作,还能保持它原有的高素质和独特的创造性,大家都是明眼人,自然能够注意到我们团队的潜力。

Q:那我们来谈谈「好作品」吧。在你看来,除了好的设计和开发之外,「好作品」还应该涵盖什么?

HT:关系。你得知道应该同谁进行交流,合理的关系是构建重要沟通的基础。这种关系的构建始于我们的品牌本身,当对方要和我们进行交流的时候,他们同样需要相应的经验,才能构建得起来。很多人可以创造出足够优秀、足够漂亮的作品,但是他们并没有通过这些作品来给人足够对的印象,无法从中获得享受。如果这种体验能够打造得足够好,能够让你的工作更容易开展。

△ Ueno 为还为电动自行车品牌 Cowboy 做过设计

Q:创建一支优秀的团队,最难的地方是哪里?

HT: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能够成为团队成员的人,他们需要了解是团队一起完成工作,而不是单打独斗。在最初的几年当中,我们团队内部所听到最多的批评的声音,是我们看起来像是一堆自由职业者在一起工作。所以,我们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修正这一点。

我们也尽最大的努力晋升那些重视合作的员工。我们在团队内部所构建了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当中,合作是整个团队和公司的一项固有职能。这就是我创建团队,领导团队的方法,合作和晋升之间的关系,是我给所有员工的一个信息反馈和路径。

Q:作为一家企业,Ueno 对于社会问题一向直言不讳,这对于业务是否有影响?

HT:我其实并不知道这样是否有负面的影响,也不在乎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想同那些认为虐待孩子无所谓的人一起合作。我从头到尾都不想这样做。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认为我在公司中有更大的影响力,有更多的发言权,我也有传达正确想法的责任。社会责任比金钱更加重要。

如果我们的公司因为这个而垮台,那么我愿意就这样结束。让公司最终走向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哪怕这是其中之一。我们的团队有65名员工,他们来自25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我们中间有些人受到特郎普政策的影响,并且同样受到一些偶发的种族主义行为的伤害。所以这一切也印证了我们发声的必要性。除此之外,我们不止是发声,还在筹措资金做慈善,比如我们向移民儿童支援小组捐赠了2万美元。

△ Ueno 在 ESPN 2017 Body 杂志上获得了网站类别的 D&D 奖项

Q: 在你的设计师和企业家生涯当中,坐在轮椅上这件事对你有什么积极或者消极的影响么?

HT:大概有吧。我很难去分辨这些影响,因为对我而言并不存在「替代方案」。我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全力以赴。当我工作的时候,我是一个工作狂。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所拥有的选项比别人少,因此,当我发现某个我所能做的事情并且很擅长的时候,我会全力以赴地去做。

△ Ueno 的团队成员将 Thorleifsson 围在中间

Q:最近你在社交媒体上说,你已经服用抗抑郁药物长达13年了,你还曾公开地说过你曾经是一个酒鬼。为什么要选择广泛地分享这些信息呢?

HT:那段时间,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心理健康上。当时 Anthony Bourdain 刚刚自杀,而心理健康上的问题则是触发自杀的诱因。而自杀的浪潮通常会发生在一些典型的自杀事件之后。我觉得,对于那些不敢尝试药物治疗的人而言,我可以成为一个榜样,我身上的经验证明了药物是有用的。人们应该知道我和他们有相同的经历,并且他们也应该知道,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Q:Ueno 创造了大量的内容,尤其是针对新手设计师的。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在这件事情上?

HT:根据过往的历史,我们通过 Twitter 和 Instagram 等平台获得了极高的口碑和足够的成功。大多数活跃于这些平台的用户都是年轻人,并且他们无法在这里获得足够好的、未经加工且适合他们的优质内容。而他们在内容消费上,通常都是由产品或者经济需求作为目标来驱动的。

如果你不能合理地制定策略,那么你就无法做出足够好的设计。如果你无法以某种更好的方式来进行品牌设计,那么你自然也无法成为更加优秀的产品设计师。

如果你的身体状况像我一样,并且没有学过设计,那么你可以在我们的社交媒体分享当中获益匪浅。但是我必须再强调一句,我们的分享并非完全利他的。我们收到了很多能给我们带来新业务的电子邮件,很多人会在邮件当中询问「我们应当和谁合作?」很多机构拥有足够优质的渠道,去获得一些来自大型企业的订单。但是我们并不是这样,我们没有这样的渠道。此外,我们还会通过社交网络来分享很多个人的经历与故事,因为我们认为更重要的是要让大家认识和了解这些真正做事情的人,因为很多品牌露脸的并不是个人。

Q:想要在职业生涯中更上一层楼,什么事情是最值得做的?

HT:「最值得」这个词也许并不合适。但是,如果你想在某个领域做的足够好,那么你得忍受自己最初几年做的不够好这件事情,并且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我最不喜欢的是「天赋」这个词,因为它仿佛在暗示你有些东西是你先天就拥有的,而不是你必须通过努力而获得。这个词让那些刚开始并不够优秀但是在努力克服困难的人被排除在外,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这个时候不够突出。这个事情我已经反复说了几十年了。现如今,每个人都很急躁,不耐烦,我认为这其实也正常,因为大家都希望能够快速进步,能够更快好转。

但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去多谈谈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设计是一个复杂的行业,我们所推进的项目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并且我们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工作。我们的员工曾经每个人都有个头衔和标签,比如品牌创意总监,后来我把这些东西都去掉了,因为我认为这些职位、名称和标签,限制了所有的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大家要有责任感,但是他们并不一定要被限制在特定的领域内,所以你会发现,Ueno 以内的员工是没有各种头衔的。

我们主要想让那些真正做自己擅长事情的人能够精诚合作,他们会在这样的过程中,理解「还行」和「优秀」之间的区别。这才是最棒的。

原文作者:Dave Benton
优设编译:@陈子木

本文由 设计开开眼 作者:小开开 发表,其版权均为 设计开开眼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设计开开眼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