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热议的996,设计高手是怎么看的?

最近几乎全民热议 996,马云甚至连发了两条微博讲述自己关于 996 的看法。身为职场中的一员,996 也和设计师息息相关。在当下各方热烈争论的时候,我们不妨来听听同行的看法。为此,我邀请了 4 位曾在一线做设计,现在拥有多重身份的设计师,来聊聊他们对 996 的看法以及应对的经验。

你是否有过 996 的经历?

罗子雄 – 所思科技创始人、前锤子科技设计总监

在游戏、影视、广告公司工作时都会工作的比较晚,有的时候还会007(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7天)。特别是广告或者影视公司,这种加班通常是由于客户紧迫的档期和修改带来的。

大熊 – 币创创始人、前币信产品设计总监

刚毕业的时候每天都是工作12小时+,一周70个小时跑不掉。一方面要跟上公司研发的进度,一方面拼命提升自己的能力,不敢松懈。当时不觉得每天超时工作有什么,反倒觉得很充实,大学迷迷糊糊过了4年后,终于在工作中找到高三准备高考的感觉。现在回想那是自己进步最快的时候。

做设计的面条 – 设计自媒体、《这么设计能热卖》作者

这个问题,我得分几个阶段来说。

第一阶段:刚毕业的头 2 年

在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头 2 年,我基本都是 1065 的……也就是早上 10 点上班,下午 6 点下班,一周工作 5 天,周末双休,但是这样的工作节奏带来的结果是,没作品没进步整天都很迷茫。

第二阶段:毕业后的第 3 年到 5 年

浑浑噩噩了这么 2 年后,突然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突然开窍了,所以没有继续找这么清闲的公司上班了,而是选择了虽然同样是 1065 的公司,但是项目经常做不完,我只好经常加班到凌晨有时甚至会通宵,周末也基本没有,而是自己在家赶项目做练习。

第三阶段:毕业后的第 6 年一直到现在

工作和生活基本已经融为一体,没有什么 996 和 1065 一说,而是除了睡觉以外,我每一天,随时随地都是一种工作和学习状态,我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反而觉得非常充实。

C7210 – 博客/公众号 Beforweb 作者

有,现在便是。不过并非长期政策,目前看来仅需两三个月,项目攻坚性质。对于这类非典型的、非持续性的 996 状况,我个人表示理解,并且认为无需大书特书。对于创业性质的互联网公司,阶段性的、短期的饱和式作战在所难免,只要公司做好相应的说明工作,在员工关怀等政策上调整到位,大体便不会超出劳资双方的接受范围。更多要聊的大约是真正意义上的长期 996 制度。

对于 996,你的看法是什么?

罗子雄 – 所思科技创始人、前锤子科技设计总监

1. 我认为 996 会对短期效应有提升,对长期收益降低。连续工作时长超过了某个点,肯定边际效益递减。你没法指望一个人早上 9 点工作到晚上 12 点,一年 365 天这么工作有什么效率。但大多数公司现金流都活不过长期,所以短期看都很紧张。创业公司三年存活周期不到 10%,普遍都不够 12 个月的存活现金。

2. 老板们希望用更少的钱,更少的时间,出更好和更多的东西。员工通常希望投入更少的时间,做更轻松的事拿到更多的钱。两边诉求都能理解。

3. 所有争论不休的可能是投入和产出回报预期导致的问题:员工加班,但没有获得足够的回报──加班费或者奖金。比如 2 万的工资,员工认为 2 万的工资是买断我 955 的,但公司认为是 996。不如告诉员工:我们工资是 12000,但一直 996,折算下来大约还有 8000 的加班费。

4. 某天你在做一个特别挣钱的生意,你的公司完全不加班,另外一家公司和你们完全对标,一直在 996。按逻辑来说,市场最终肯定会选一家公司留下来,并淘汰另一家。

5. 法律可以约束,比如非常硬性的规定一些要素。那么使用该法律的这个国家和地区肯定也会最终被市场选择一次。

6. 大多数非垄断竞争激烈且挣钱的公司都加班。中国如此,美国也如此。人力密集型内容行业尤其如此。

7. 通常上来说,有意义加班的地区和行业,是由于有上升通道,市场有机会。否则公司干好干坏都一样,员工干好干坏都一样,从老板到员工都不会想加班。你可以回想下自主加班严重的行业和地区(即不是由于甲方客户导致的被动加班):IT,游戏,影视行业这 10 年来的收入上升曲线和别的行业做个对比。即便美国都是欧美国家中加班最凶狠的,你再看看美国加班的是哪些种类的公司?比如 Facebook 广告组、Rockstar、Tesla……如果有朋友在这些公司可以咨询下加班情况。

8. 我了解的国内很多公司加班原因是由于管理或者人员培训跟不上原因导致的每小时效率低,需要用总市场来保障产出。根本是需要解决管理人员管理效率,但看起来是被用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加班。

9. 我自己的公司在做 VR 时,一年多没加班过,并在行业内依然是第一。这不是因为我们多么强大或者我的决策多么英明,而是因为这个行业目前竞争非常小。而我们做的事绝大多数是 0-1 的事,并不是靠人数或者冲时间堆上去就能解决问题的。

10. 后来我们最近一年成立了一个游戏部门,这个部门开始加班了,有段时间工作六天。后来停了下来,又恢复到五天不加班。这是因为我发现瓶颈并不在执行侧,而是需求没给清晰,返工的时间损耗远大于多一天工作的贡献。所以我们做的事是加强策划需求侧的策划工作。

大熊 – 币创创始人、前币信产品设计总监

完全因人而异,对于大多数像我们这样没有优渥家庭背景的人来说,能打喜欢的工,能学到东西是最宝贵的,996 不等于瞎忙,付出一定是带着明确的目的去的。要么是为以后的方向打基础,要么是尽快在公司找到自己的位置,你现在去问很多年轻时拼命工作的人,他们内心一定是对过去的努力感恩的。

但是到了 30 多岁,尤其是有家庭后,很多人就不再能适应 996,这是正常的。每个阶段有各自诉求,该成长的时候就应该拼命成长,到一定阶段后就应该为自己生活和家庭多考虑。

做设计的面条 – 设计自媒体、《这么设计能热卖》作者

要不要 996 我觉得在于个人的选择和追求吧,不同阶段的人选择不一样,欲望不同的人选择也不一样,没有对错之分。你想获得更多的成就满足更多的欲望,那么你就得多付出一点,比别人付出更多一点。如果你无欲无求,那么就少做一点,对自己要求低一点。

但是比较不可取的是这 2 种情况:有的人希望自己只付出 955,却享受跟别人 9127 或 724 一样的成就,那是不现实的,毕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有的公司希望自己的员工拿着 955 的工资干着别人 9127 或 724 一样的工作量,那也是不现实的,这是耍流氓,毕竟做人不能不厚道,又想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

C7210 – 博客/公众号 Beforweb 作者

1. 我支持任何人基于对个人目标与价值实现的诉求,在充分权衡潜在风险与代价的前提下,从发展个人事业的角度自主实施任何超常规的劳动机制。我也支持劳资双方基于对目标、利益、回报、劳动保障的高度一致认知,面向有绝对超额劳动必要的项目或战略行动,而实施的非强迫性的 996 或任何超常规的劳动机制。这些机制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奋斗」。

2. 我反对以上两种情况以外的 996 或任何超常规的劳动机制。那些机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违法」。

3. 然而,仅站在个人立场,我并不真的支持、反对或 care 现有劳资关系框架内的任何合理或不合理的劳动机制。

为什么支持

我用全职工作以外的时间打理个人博客与公众号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设计书籍也完整地翻译了三本,期间着实牺牲了无数的夜晚与周末时间,在绝大多数人休息和娱乐的时光里埋头在这些副业工作当中,强度远超 996。去年在自由职业状态下翻译《设计体系》一书的两个月里,达到 10127。而在有着全职工作的状态下,譬如近两三个月,情况一度摧枯拉朽到「晚间 10:00 结束公司工作,夜间 1:30 结束个人工作」的状态。

这些全部是自主选择。

这些年间,当我渐渐开始收获到一些认可与回报的时候,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但背后的付出和代价也只有自己以及曾经陪伴在身边的人才知道。总体来说,我认为这是一种有价值的痛并快乐的状态,是一种正向的、有益于个人甚至是行业进步的积极状态,前提是充分的自觉自愿自主。

个人事业如此,企业全职工作亦然,只要你找到足够合理的契合点,让自己的目标、价值,与组织的目标、价值充分重合,彼此互为推动,「劳苦」也就自然而然的升华成了「奋斗」。前提仍是充分的自觉自愿自主,且确实有着相应的回报及劳动保障。

因此,我支持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任何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自觉自愿自主地全情投入于某个你在理性权衡与判断之后所认定的事业当中。这个「事业」或许完全属于你自己,或是虽属于公司团队但与你所追求的目标或利益高度重合。一旦找到这样的事业,发现了充分燃烧自己的动机,人着实会进入某种高度聚焦、高度兴奋的状态,充盈着价值输出的快感。

但无论个人事业还是全职工作,你在为了巨大的潜在回报而奋斗的同时,也极有可能为此付出更为高昂的代价,每个人都有权利有义务对此保持知情并进行充分的权衡。

为什么反对

然而,没有任何人,有任何权利,要求任何人,必须对你(们)的事业拥有如此高度的价值认同并进行超负荷的劳动力付出。

同时,没有任何人,有任何义务,接受任何人,要求你(们)进行的任何超出法律范围之外的、依靠「价值认同」「使命」等说辞作为诱导的超负荷的劳动力付出。

如果劳资双方并没有就目标、利益、回报、劳动保障等达成高度一致,并且超负荷的工作事务本身并非特殊状况下的可以达成彼此理解的绝对需求,而仅是出于「制度」「政策」「管理风格」而进行长期的强制实施,那么这就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违法行为,无论那些拥有强大音量的发声者的说辞有多么的华丽。

企业主音量强大的资本便是资本本身。但再强大的资本也无法为超出劳动合同以外的强制性的长期 996 政策带来哪怕一毛钱的合法性。

企业主站在自己的角度与立场所抱持的目标与动机,无论多么正向、积极、远大、励志,也无法为超出雇佣协议以外的强制性的恶性劳动机制带来哪怕一毛钱的合法性。

缺乏关于「奋斗」的高度一致性的认知,缺乏相应的回馈与保障手段,仅出于资本强权而强制执行,那么这件事本质上就是违背人类文明的进化规律,反动于人类劳动力保障优化的历史轨迹的。

为什么我不 care

然而实际上我并不 care。单就劳资关系层面的矛盾而言,无论支持还是反对,关注的焦点都无法超脱「雇佣与被雇佣」这个关系层面及其必然带来的一系列矛盾和问题。我相信,只有趟出自己的路,超越这些是是非非,才是你我这般普通人真正意义上的生路。

为了以后不 996,现在应该做哪些准备?

罗子雄 – 所思科技创始人、前锤子科技设计总监

1. 我初中时拿奖获得保送资格后,开始没心没肺的天天玩不做作业,理所当然的成了一名学渣。班上玩伴中午陪我打星际之余还能稳定班级前三。问其原由,我看得到的是他每天陪我玩,看不到的是他每天做题到十二点。

2. 无论个人或者公司、勤奋和努力只能保证下限。它并不能保证世俗意义的成功,比如挣更多钱。但勤奋和敬业的人或者公司从概率上来看都会更强,也更容易获得世俗意义成功一些。当然任何人都可以不追求这些。

3. 我从来不认为 996 不好、也不认为 965 不好、不认为 007 不好、我也不认为一周工作一天不好。你甚至可以为此成立一个公司,宣扬自己每天工作 3 小时,只工作 4 天,我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好。这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4. 如果没看过《资本论》只看过初高中政治学课本最好别把「资本家」想象成你想的样子。这个时代生产资料是脑子和一台能上网的电脑,这时代又是充满机遇和相对更公平的时代,任何人对目前工作方式不满,都可以揭竿而起创立一个新的组织,用一个新的工作方式通过市场检验。

5. 如果你真的不想 996,也不想创业,那就去一家不 996 的公司。如果国内难找,欧洲一大堆。

最后,如果某天我们挣钱了,达到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我不会归结于是由于多了这一天;如果某天倒闭了,也不会是因为少了这一天所带来的结果。这肯定是因为所有的决策,所有人的工作共同带来的结果。而不仅仅是这一天……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加班:我们在需要的时候加班,需要的时候学习,需要的时候休息。

大熊 – 币创创始人、前币信产品设计总监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天道一定酬勤,想尽办法投资自己,提升认知。当有一天不再需要为了获得收益出卖自己时间,就轮到真正为自己而活了。

做设计的面条 – 设计自媒体、《这么设计能热卖》作者

因为世界变幻莫测,所以不要停止学习的步伐,偶尔可以放松一下,任性一下,其他的时间都用来好好工作和生活吧,不要焦虑不要迷茫,等你哪天开窍了,你就不会在意什么 996 啦,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的自己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努力着。

因为「年轻人,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时间之书》

C7210 – 博客/公众号 Beforweb 作者

我所相信的,也包含在我从个人角度可以给到的建议当中。大体分为三点:

第一,如果你现在身处长期的、恶性的 996 制度当中,而现实生活使你无法摆脱对于资本的依赖(我猜会关注这个话题的朋友们多数是这样的角色,否则所谓的矛盾便站不住脚),抱歉我会建议你首先尽可能去寻找个人与公司团队的利益契合点,无论是长远目标、价值实现还是现实收益,去找到至少一个将自己与组织黏合起来的理由,将价值绑定在一起,同时去做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的owner。你不会做的更轻松,但你心里会好过些,局面也会存在开阔起来的可能性。如果这一点难以实现,我只能建议你去寻找在各方面更为平衡的职位机会。

第二,无论你是否身处长期的、恶性的 996 制度当中,我都建议你借此全民讨论工作制度合理性的时机,面对内心,真实而充分地考量当前的工作状况及个人发展目标,与健康、生活质量之间的权重关系,然后为自己设定一个最符合个人特质的平衡目标。如果需要,则将自己的工作状态渐进式地向这个平衡目标去做调整和改变。近来在经历了摧枯拉朽的全职+个人工作状态而导致健康出现一系列问题之后,我决意,从此再不放任健康状态被任何工作、个人事业或其他事务所摧毁,不允许任何事务拥有比健康的身体状态更高的优先级,如果出现,则降权或规避。

第三,如果你可以逐渐实现第二点当中的平衡目标,我会进一步建议你,逐渐将「个人事业」这个因素加入到权衡体系当中,在不摧毁健康状况与家庭质量的基础之上,尽自己的一切所能,运用自己的一切能力,付出自己的一切点滴时光,去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事业开拓一点点可能性。从一点点开始,去尝试,去验证,去校正,去扩大规模,坚持下去。我无法担保你最终一定会摆脱企业劳资关系的束缚,但我确定如果你坚持做下去,那么开拓出自己道路的可能性就会比不做要大很多。如果你找到了一定的方法和模式,即便短期内无法实现明显的现实回报,即便你要等到四十岁,四十五岁才能实现「自由」,实现「出圈」,但如果现在什么也不去做,便一辈子都没可能趟出自己的路,无法彻底远离这些是是非非。道理也挺简单的。

这么说来或许缺乏热情和使命感,但我确实不那么关心能否通过全民声讨来摧毁 996 或任何其他不合理的制度,只要你仍然在这个层面,就永远需要面对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所在意的只是自己如何才能不再受这个层面的束缚而已。但话说回来,如果每一个人都以此为目标,去实现个人能力与价值的最大化,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足够的能力去脱离这些框架,那么所有这些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强权现实,是否会慢慢地自行瓦解呢。我不确定,但我猜会。

结语:

无论你是否正在经历996,相信上面4位老师的观点和经验都能给你启发。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勇敢坚持下去。加油!

本文由来源 优设,由 小开开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优设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设计开开眼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